首页 要闻 时政 交通 交警 公路 物流 汽车 民航 铁路 邮政 深度 财经 人物 地方新闻 舆情 车生活 新视野 法律法规 行业新闻 RSS订阅

从“买买买”到“大甩卖”,京威股份梦断新能源造车

2019-07-22 20:13:45 来源:中新经纬 字体:

四年布局打水漂:从“买买买”到“大甩卖”,京威股份梦断新能源造车

经济观察网 记者 刘晓林 实习生 原莎莎 7月17日,京威股份(即北京威卡威汽车零部件股份有限公司)正式宣告终止所有新能源整车项目的开发,这意味着,经过连续4年数百亿的“买买买”之后,京威对新能源整车领域的跨界投资最终失败。

在7月17日召开的京威股份董事会中,审议通过了《关于停止开发新能源整车项目的议案》,同意停止开发新能源整车项目。对于这一决定,京威股份在公告解释称,“经过近几年公司对于新能源整车市场的考察,新能源整车产业短期实现盈利概率比较低,且建设期需要 2-3 年时间,在建设期内只有大额建设开发费用支出,零部件主业业绩难以支撑,建设期的连续亏损可能导致公司出现潜在退市风险。鉴于此,公司将停止新能源整车业务的开发建设。”

对于前期为布局新能源产业已经开展的几项工作,京威股份也做出了全部撤离的决定,其中包括:对尚未注册和实质投资的德国子公司——德龙汽车有限公司,终止后续一切工作;对已经成立的子公司秦皇岛德龙汽车,因其对应的新能源整车项目尚未启动、尚无实质投资,因此将予以注销;对于公司持有的新能源整车公司长春新能源、深圳五洲龙、江苏卡威的参股股权,未来将择机转让。

同时终止的还有旗下参股公司——深圳市五洲龙与江苏卡威的股权交换重组计划,以及以该重组为前提的对长春新能源35%股权的转让。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京威股份在新能源汽车风口中显现出的欲望和挣扎,成为对这句话最贴切的呈现。但所幸的是,抽身而出的京威股份也算的上及时止损,还不至于陷得太深。

不断买进之路

作为一家中德合资的乘用车内外饰件系统综合制造商和综合服务商,京威股份对新能源汽车产业的投资似乎并不算太跨界。但其所走的股权并购路线,以及投资的密集度让其成为新能源汽车投资风口的一个典型样本。

回顾京威股份涉足新能源汽车项目的历程,以2015年11月出资2亿认购长春新能源汽车股份有限公司20%股权为开端,总数百亿的规划投资在之后三年见相继达成,其共计投资了长春新能源、深圳五洲龙汽车、江苏卡威、宁波动力电池、秦皇岛整车制造等多个企业或项目,京威希望借此打通进入新能源整车制造的路径。

2015年,京威股份出资认购5.52亿深圳五洲龙汽车有限公司的48%股份,2016年6月出资10.5亿认购江苏卡威35%股份。三个月后,深圳五洲龙被曝新能源骗补,京威股份受到拖累股价大跌。但这并未影响其在新能源汽车领域的投资。2016年8月,京威宣布拟进行海外生产基地的布局,募集不超过70亿建设年产10万辆的德国高端电动汽车研发生产基地。

但这一行业的门槛并不像其想像的如此低,从2017年开始,京威股份的资金链断裂端倪逐渐显现,但这同样未能组织京威继续并购的节奏。2017年,京威开始将主要阵地从新能源整车制造转向电池生产,这一年6月,京威股份与宁波奉化政府、正道集团、北京致云合作出资9000万元合资组建宁波京威动力电池有限公司;9月,京威与上海星控、宁波奉化政府合作建设年产30万台的清洁能源整车项目,计划总投资170 亿。但这两个项目并没有得到善终。2018年4月,京威股份发布公告,以新能源产业战略发展调整需要的理由,将宁波电池项目及宁波整车项目公司股权进行转让。

2018年2月份,京威股份宣布筹备30亿元进行收购江苏卡威剩余股份,拟借江苏卡威造车资质进行新能源汽车计划,但在5月宣布放弃收购。此次宣布终止的秦皇岛新能源整车项目于2018年4月通过投资议案,也许是对于新能源汽车的一种“执念”,使得京威股份能够在投资的众多新能源项目无果后,继续选择投资秦皇岛新能源汽车项目,按计划,该项目将投资160亿,目标年产能为30万辆。

从京威股份几大主要新能源汽车计划的规模来看,总投资额已经超过300亿元,这显然不是一家体量普通的零部件上市公司所能承受的。

拆东墙补西墙的资金链

资金链危机在2018年集中爆发,为减少亏损,在2018年一整年,京威股份一共出售11家子公司或参股公司的股权,其中有五家参股公司涉及到新能源汽车项目,包括长春新能源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宁波京威动力电池有限公司、宁波正威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苏州达思灵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和宁波正道京威控股有限公司。

京威的抛售从2018年年中开始启动,对新能源板块巨量资金的密集投资使京威股份财务危机频发,从2018年6月起,不断变卖资产成为京威股份发展的主节奏,以质押股权为开端,京威股份走向了变卖家产营生、不断融资的道路。

2018年6月,因公司自有资金无法满足债券回售所需的15亿资金,京威股份将其持有福尔达100%股权质押给三花控股,以换取15.38亿元作为过桥资金。但这场质押股权的借款活动最终以被迫卖掉子公司股权而结束。

2018年7月2日,京威股份(002662)发布公告称,因为无法在规定期限内偿还15.38亿元的过桥资金,公司拟以合计21.28亿元的价格向三花控股集团出售宁波福尔达等三家子公司股权。财报显示,这三家公司的盈利能力占京威股份的80%,不仅外界置疑此次出售事宜,京威股份的两名董事在表决活动中弃权,他们认为以上三家公司是会给公司带来回报的优质资产。

京威股份2018年的财报显示,其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比2017年下降71.20%。颇为讽刺的是,在对深交所的回复函中,京威股份称其当年的收益增长主要来自对四家子公司(三家福系子公司加上天津威卡威)的出售。

利润下滑的趋势在2019年进一步加剧,今年第一季度的财报显示,京威股份营业收入比去年同期下降28.6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暴降 263.94%,预计2019年上半年净利润仍为负值。

与此同时,京威股份斥巨资收购的新能源汽车业务却迟迟无法贡献利润,财务数据显示,其参股的深圳五洲龙、江苏卡威和长春新能源等公司,一直处于亏损中。新能源不仅没能贡献利润,反而给公司带来了更大风险:由于深圳五洲龙逾期未偿还部分借款,导致为其做担保的京威大股东中环投资的部分股份被补充司法冻结。截止2018年8月,中环投资所持有的京威股份的部分被补充司法冻结累计160,159,380万股,占京威股份总股本的10.68%。此次冻结股份直至2019年5月24日,深圳五洲龙在中国银行深圳龙华支行的所有贷款本息已结清后,才得以解除。

拟借参股公司进军氢能源?

不断转让股权获得的利润并没有对京威股份的年终成绩带来实质性的扭转。为了尽早的扭亏为盈,京威股份决定通过资产重组,盘活手中的新能源资源。具体思路是借江苏卡威和深圳五洲龙的重组,重新实现将实力聚集在江苏卡威,生产和销售SUV和乘用车两类车型。2018年12月,京威股份发布公告,称拟对深圳五洲龙与江苏卡威进行股权交换。

京威股份当时持股深圳五洲龙38.4%、长春新能源35%、江苏卡威35%,按照计划,其将对所参股的深圳五洲龙和江苏卡威进行换股,深圳五洲龙100%股权将归于江苏卡威,在此基础上,长春新能源的股权也将转让给江苏卡威,苏州达思灵新能源23%股权转让给中环投资。重组完成后,公司将不再持有深圳五洲龙、长春新能源、苏州达思灵股份,而将以江苏卡威为主体,拥有江苏卡威36.79%的股份,成为江苏卡威的第一大股东。

但江苏卡威和深圳五洲龙的合并重组并没有实现。根据京威股份发布的最新公告,随着对新能源业务终止开发,深圳五洲龙与江苏卡威的换股、以及长春新能源的股权转让都将停止。

“公司将一如既往的大力发展零部件主业”,京威股份在董秘回答中表示,但是自割舍福系三大子公司后,公司在2018年的净利润出现下滑,据了解,其2018年的主要利润来源于两个合营企业——无锡比亚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秦皇岛威卡威佛吉亚汽车内饰件有限公司,以及三个子公司——宁波福尔达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无锡威卡威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和吉林威卡威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但是净利润额都比较低,其中最高的宁波福尔达控股的净利润也只有5921.98万元。

不过,虽然宣布终止对新能源整车业务的开发,但京威仍握有部分新能源资产。7月初京威股份董秘在与股民的问答中还表示”关于五洲龙战略布局还在调整中“,并提到“氢能源业务一直在不断拓展创新中”。由于五洲龙在氢能源上布局较早,这也成为股民认为的京威参股五洲龙目前最有价值的部分。

但根据京威股份最新的董事会决议,京威所持有的新能源整车公司长春新能源、深圳五洲龙、江苏卡威在的参股股权,未来都将择机转让,也即京威股份将彻底抛售手中所握有的新能源整车企业的股权。另一方面,即使在氢能源汽车上借助五洲龙进行了布局,但这一领域目前并没有实现盈利的企业,且行业前景并不清晰,对于京威股份来说,这依然是一次赌博。

(编辑:卡友001 )

  • 用车知识
  • 驾校资讯
  • 司机知识
  • 红绿灯
  • 交通安全
  • 交通一线
  • 会员之声
时政 | 交通 | 交警 | 公路 | 铁路 | 民航 | 物流 | 水运 | 汽车 | 财经 | 舆情 | 邮局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版权声明 | 人员查询 | 我要投稿 | 招聘信息
总机:010-67637567 E-mail:zzs@rmjtzz.com
Copyright 人民交通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百度统计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东铁营顺三条2号 邮政编码:100079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130064号 京ICP备18014261号-2